Kanamycin

想要变好。

大概是病娇elco的感觉

不对劲。
有什么不对劲。
有什么不对劲。
有什么在发生。
有什么开始发生了。
elco轻轻地咳了一声。
空荡荡的房子里传来微弱的回声。
哥哥,不在。
哥哥又不在。
自从哥哥上起了高中以后,越来越少回家了。
elco咧开嘴,低沉且奇怪的音节从她的声带里一个一个摔出来。像是在唱歌,又像是在念咒。
床边的墙壁上几道骇人的血痕组成了两个正字。“啊啊,今天也没有呢。”elco侧着头,双眼凛冽,像是在看仇人一样,用力地用伤痕累累的手指在墙上画上新的一横。
“已经、十一天了哇、”
elco画完,便站起身来。
“是时候、去找哥哥了呢、”

elco锁上了家门。
在她精心挑选的裙子底下,有什么在闪着光。

“wient、wient、wient……”站在学校门口的elco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线,大大的笑容在她的脸上长久不散。
要给哥哥一个好印象才行。
我这条裙子哥哥一定会喜欢的。
因为是我喜欢的呢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太阳从天空正中央渐渐退场,学校里开始传出喧喧嚷嚷的声音。看起来学校似乎放学了。
“啊!哥哥!”
elco一下子就发现了人群里缓缓前行的wient。她大叫一声,开始朝着wient飞奔。
“你妹妹吗?你怎么从来没和我讲过。”在wient的身边,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配合着wient缓慢走着。
这个女人是谁。
这个女人是谁。
这个女人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
哥哥从来没有跟我讲过!!
“啊……elco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xindy,我的同学。”
elco目光呆滞地望着两人。
哥哥没有和我说过。
哥哥在外面有其它的女孩子。
哥哥不回家了。
哥哥不回家是因为这个人对不对。
“哥哥你最近都没有回家……”豆大的泪珠从elco的眼眶里溢出,一点一点打湿了裙摆。
xindy伸出手,想要摸摸elco的头:“wient最近几天都去我家补习了,他没有告诉你吗?让你感到寂寞了啊……”
话音未落,xindy觉得小腹传来了剧烈的疼痛。

哥哥没有回来真的是因为你哇。
elco嘴里吐着含糊不清的词语,一边握紧了藏在身上的匕首。
“你、你、你……你把我的哥哥、抢走了、对不对、”
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,但此时elco已经像是另外一个人那样,拿着匕首疯狂地刺向xindy。

“住手elco!你在干什么啊!”
回过神来的时候,只听到哥哥撕心裂肺的吼声。
咦。
为什么要抱紧那个女人的身体?
为什么要那样看我?
为什么?
为什么?
我明明……只是爱着哥哥哇。
哪里错了?
哪里错了。

啊。
对了。
是哥哥不对。
是哥哥把我留下来,一个人在外面逍遥的。
这样的哥哥,不修理一下可不行。
elco举起匕首,朝着抱着尸体的男人的脑袋用力地刺了下去————

评论